阿瓶

懶癌末期。

【そらまふ】即使是夢

  #そらるxまふまふ

  #BE(大概)

  #ooc

  #勿代三


  昏暗的房裡混雜著幾絲血腥的味道,厚重的窗簾長年未開,沒有陽光的洗禮,所有物品彷彿都覆上一層陰霾,陰陰暗暗,沒有一絲生機。

  房子大概很久沒有被打掃過了,桌子櫃子堆積了厚厚一層灰,空氣裡也有一股霉味,如果不是床上的人還有呼吸起伏,大概會被認為是一幢廢棄的屋子。

  躺在床上的人一臉難受,眉頭緊蹙,還發出了微弱的悲鳴,顯然做了惡夢。

  瞬間,那...

【そらまふ】午夜十二點的鐘聲

  #CP:そらるxまふまふ

  #情人節賀文

  #ooc

  #勿代三


  狂歡的酒吧裡,穿著奇裝異服的人緊貼在一起熱舞,有穿護士裝、女僕裝,甚至還有兔女郎裝。

  這都什麼跟什麼啊。

  まふ坐在吧檯的角落,陰影完全遮住了他,讓他免於被拉去與人跳舞的命運,他可受不了女人身上濃重的香水味。

  今天的他和往常的宅男形象差很多,原本厚重的瀏海被往上梳,露出光潔的額頭,身上穿的更是時下流行的名牌服飾,但是戴在他頭上的毛...

我似乎

很久

沒開點文了

自從100fo之後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10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#哨嚮

  #有luzkain


  面對這麼多的禁衛軍,そらる自己都沒法保證能全身而退,加上他現在還帶著まふ──必須要保全這位小嚮導的安全,強行硬闖是絕對不可能的,luz在場,他絕不能硬碰硬。

  正在他苦惱不知道該怎麼辦時,まふ點了點他的肩膀,從軍靴旁拿出一支筆來。

  那是一支很普通的筆,直到筆蓋被打開,露出裡頭的東西,是一隻雷射筆。

  そらる想說別白費力氣了,帝國的地板材質絕不是這麼好切開的,結果まふ顛覆了他的想...

現在從週更變月更
我猜沒多久我應該會變成季更,然後年更wwww
這樣我的文到底要幾年後才寫的完?

深深覺得我需要有人來催我

這裡有灣家人給加噗浪嗎?

太久沒用都生蜘蛛網了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9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#哨嚮


  時間到了。

  まふ看著指針指向12,長呼了一口氣,同時,そらる也從小房間走出來,看他伸展活絡筋骨的樣子,顯得非常有精神,也很有信心。

  そらる盯著他好幾秒,有些猶豫地開口,「你要不要和我暫時結合?」

  「什麼?」まふ非常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,他記得Last Note講過,暫時結合雖然只是暫時的,但因為是結合的一種,能夠讓哨兵和嚮導最大限度地發揮力量,同時能夠很好的輔助對方,所以有些還未結合的哨兵嚮導會選擇暫時結合。...
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8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#哨嚮

  您的好友kradness已上線(#


  臥底的前一天,まふ被そらる叫去藥劑師拉爾的房間。

  他到達的時候,そらる正喝下一杯奇怪的東西。他好奇地看著,液體是透明的,沒有任何味道,但そらる的臉色貌似很不好。

  過了幾秒,そらる的臉出現了細微的變化,眼睛稍微變小了點,勉強只看到他有睜開一條縫,鼻子嘴唇等五官全都稍微有改變,就連髮型和髮色也全部改掉了。

  まふ看著そらる的變化目瞪口呆,如果不仔細看,他完全認...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7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#哨嚮


  哨兵訓練場裡,傳來一陣陣歡呼聲,在這些歡呼聲中隱隱約約聽到一些打鬥的聲音。

  「老師,加油啊!!」其中幾名女哨兵對著場上打鬥的兩人呼喊著。

  そらる拳頭朝向正在跟女哨兵打招呼的伊東歌詞太郎,對方往後閃躲開來,預料到歌詞太郎會往後退開,他身子一低一條腿立刻掃了過去,歌詞太郎誇張地叫了叫還是敏捷地跳開了。

  「我說你,手下留情點好不好?」

  「我只發揮了三成。」

  「你發揮八成就能...

最近迷上了特務電影

想寫特務paro的srmf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6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#哨嚮


  自從上次和そらる的談話過後,まふ對他的印象好了不少,他們開始用通訊器聯絡,偶爾そらる有空時會陪他天南地北的聊,但更多時候是まふ要求そらる跟他說些軍中的情況。

  『我說你為什麼對軍中這麼感興趣?』

  「我也說不上來,感覺有種親切感。」

  聞言,そらる在通訊器另一頭笑了一聲,まふ透過三維影像看到他露出的笑臉,柔和的,和他平常給外人的印象很不一樣。

  『時間不早,你該去睡了。』

  「...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5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#哨嚮


  過了幾天的休養,まふ終於回復到以前的狀態,為了要修復達里造成的精神創傷,他可是整天都躺在床上休息,現在下床感覺連走路都不會了。

  走了幾步後,まふ跟うらた說自己沒問題,不用扶他回去了,就這麼搖搖晃晃地準備走回自己家。

  可能真的是躺太久了,他從醫療室往外走了幾步後覺得頭昏眼花,立即蹲在旁邊的角落裡休息,剛好被路過的一位嚮導發現。

  「喂,你沒事吧?」那名嚮導急急忙忙地把他扶起來,想要把他帶到醫療室。...


【そらまふ】想不到題目

  #CP:そらるxまふまふ

  #復健用,隨便撇撇

  #ooc

  #勿代三


  そらる喜歡看まふまふ工作的樣子。

  まふ工作的時候臉很嚴肅,眉頭會微微皺起,偶爾會低下頭沉思,眼裡完全容不下任何東西,一定要做到最完美。

  他認識まふ這麼久了,對方平常都是一副傻傻的樣子,可是只要一說起音樂,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,變成他不認識的人,但是他知道那是組成まふまふ這個人的一部分──最重要的那部分。

  大家都說まふまふ...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4)

  #前篇戳我

  #哨嚮


  按照そらる的說法,兩人是分工合作,時間訂在一個星期後,部長由他負責,剩下的兩個則由そらる處理,但是當まふ有危險時,他會盡快趕過去保護他。

  一個星期後まふ來到辦公室,雷歐利剛好去開會,辦公室裡現在只有他的秘書達里。

  「請先喝杯茶吧。」

  「謝謝。」

  まふ喝了口茶,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左看右看,想找出雷歐利犯案的證據就得趁他不在的時候,可是現在達里在這裡,他該怎麼做?

  「我記...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3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#哨嚮設定


  結束完一天的訓練,そらる開著懸浮磁力車回到軍部。他的頭隱隱作痛,因為近來累積的事情太多,壓力也跟著變大,加上沒有嚮導替他疏導的關係,他的精神狀況可以說是越來越差了。

  「嘖。」

  暴力地關上車門,そらる揉著太陽穴朝宿舍走去,精神觸絲的釋放讓他知道已經有人在宿舍等著他了。

  「嗨。」

  「老師,你今天怎麼會來?」

  そらる看著大搖大擺坐在他家的克雷斯,眉頭微微皺了一下,對方完...

想看luzkrad

我也不知道為什麼

就是…想吃…

可是完全沒有糧…

北極圈真的好冷啊…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2)

  #前篇戳我

  #哨嚮設定


  α星從很久以前都是集權狀態,但因為軍部擁有著強大的軍事力量,整個宇宙全部都是他們的勢力範圍。到後來,軍方裡的一個派系逐漸脫離,成了帝國,此後帝國的勢力日漸壯大並拿走了星球的政權。

  一開始兩方各自管理自己的勢力,不互相侵犯,但近幾年來α星統帥野心大,想要集所有權力於一身,不只星球統治權,連軍部勢力也想收入囊中,才導致雙方交惡多年。

  現任統帥更是比前幾任的野心要來的更大,年紀輕輕就打敗所有人成為α星的統帥。上任沒多久便提出各項建設,並且快速實施...

想看まふ工作中超級斯巴達的樣子,對任何人超級嚴厲的那種,包括そらる

然後工作結束馬上找そらる討抱抱這樣


↑ mafusora喔

【そらまふ】Silence(1)

  #CP:そらるxまふまふ

  #哨兵嚮導

  #大概中篇(?)

  #ooc

  #勿代三


  西湖小鎮,一個人口不到10萬人的鄉下地方,小鎮名因緊挨著西湖而得名。從前是個非常熱鬧的小鎮,但因為幾十年前發生戰爭,青壯年都被徵招去打仗,從此沒有再回來,小鎮人口逐漸流失,漸漸變得荒涼。

  結束了一天打工,まふ走在小街上,淋著毛毛細雨,想著晚餐該怎麼解決,走沒多遠就被打工的書店店長給叫住。

  「まふくん,真不好意思,...

【そらまふ】爸爸二三事(8-15) END

  (1-7)戳我

  8.

  開始上班的一個禮拜後,天月為了要讓まふ更熟悉大家,所以把店關起來拿來充當歡迎まふ的場地。

  得知這件事後,まふ腆著臉和大家道謝,因為從來沒有人會願意為他這樣舉辦歡迎會。不過他想,如果是そらる的話應該很有可能吧。

  歡迎會是辦在下午,聽天月說之後要給他個驚喜,問對方是什麼,對方調皮地眨眨眼說如果提前說了就不算驚喜啦所以好好期待吧。

  「說起來,你現在跟そらるさん是同居關係吧?」

  「才、才沒有同居,我只是寄住而已。...

【そらまふ】爸爸二三事(1-7)

  #CP:そらるxまふまふ

  #スズム幼化

  #帶小孩系列

  #ooc

  #勿代三


  1.

  曾經,他想過要跟那個人在一起一輩子,他以為他們很相愛,最後卻還是無法敵過世俗的眼光而分開。他到現在都還記得,當初他們分開時,那個人的眼裡有多憤怒、多不甘。

  說什麼很愛他,結果到頭來,最先放手的,卻是自己。

  太懦弱了啊。

  ※

  早晨的東京充斥著喇...

0326 XYZ臺灣場repo

拖了超久的repo,版面有點亂,因為我到現在還是很激動!!!!!

去的時候已經蠻多人在排物販了,排到我的時候手燈要預約,害我演唱會沒有手燈可以揮,在排的時候可以聽到裡面在彩排,外面的粉絲都躁動了www

第一場從12點開始整隊,我排的比較前面所以站到第二排,舞台根本就在眼前而已,伸手就可以碰到的那種距離。

然後,在這裡要講一下,我覺得主辦方的效率超不好,弄了一個小時還沒讓觀眾全部進場完畢,還延後15分鐘。

開始之前他們在後台一起加油,終於要開始後,第一個出來的是DJ,前面讓我們先暖身,然後手往旁邊一指,庫拉和成瀨就出來了,庫拉穿著他自己設計的那件衣服,然後穿著一件超長的黑色外套。成瀨穿的...

【そらまふ】當平行線交錯時(番外)

  「そらるさん,快來看看你兩個小孩!」

  難得的休假期間,そらる正和其他幾個好友在客廳玩牌,賭錢的那種,前面他輸了好幾把,好不容易這次的牌面看起來好一點,正準備要大顯身手時,まふ的喊聲從二樓傳來。

  そらる本來想繼續下去,這麼好的牌他絕對不能離開啊,但是まふ又喊了好幾次,聽聲音像是要發狂了,他只得放下手中的牌,先去處理家務事。

  歌詞太郎理所當然的要虧一下好友,「老婆生氣了啊,趕緊去。」

  「等我回來狠狠敲你一筆。」

  そらる爬上二樓,就見まふ站在他們的...

关于weebly站“如果在標題打生日快樂一定會很恥吧”转载一事

chouko蝶子:

SEI:

認識他的人麻煩轉告一下。
請你速速拿下。
祝你有美好的一天 。

  
  

漓轩的Wonderland:

  
   

占tag抱歉。把有所关联的tag全部加上了,希望大家帮忙扩散。...




【そらまふ】當平行線交錯時(11) END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abo/狗血/生子

  隔天,そらる是被Sou給叫醒的。

  小傢伙坐在他身上跳啊跳的,そらる好不容易睜開了眼,就看到Sou眨著大大的眼睛說:「哥哥,起來啦。」

  「怎麼跑過來了?」

  「沒有人陪我玩,好無聊。」

  「你爸比呢?」

  「爸比還在睡覺,我怎麼叫他都沒有醒。」

  聽了Sou的話,そらる頂著一頭亂髮起來,他將小孩兒從身上抱起來放在床上,「我先去洗個臉,等我一下。...

【そらまふ】當平行線交錯時(10)

  #上篇戳我

  abo/狗血/生子

  そらる醒來的時候,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下來了。

  他揉揉頭髮,四處看了看,似乎是在一間房間的床上,他記得他明明是在兒童房和Sou一起玩的,怎麼一醒來就跑到另外一間房間了?

  他打開房間走下樓梯,客廳充滿著小孩子的笑鬧聲,他一下去,小孩子率先注意到他。

  「哥哥,你起來啦!」

  Sou向他揮揮手,まふ和他母親通通都坐在客廳看電視。見他下來了,まふ母親說:「先去吃晚飯吧,我去幫你熱一熱。」

  「不...

【そらまふ】當平行線交錯時(9)

  #上篇戳我

  abo/狗血/生子


  其實一個月真的過的很快,當そらる和まふ各自忙碌著自己的事情之後,期末很快就到來了,所有的煩惱全都被他們拋在腦後。雖然偶爾會想對方到底過的怎麼樣了,但是期末的壓力讓他們不得不拋開對彼此的念想,只能先面對繁多的課業。

  手機的事情被暫時放到一邊,沒有手機連絡確實很不方便,但在這個時間點上討論他們的問題實在很不是時候,而他現在沒那個心思去思考和そらる之間的事。

  他想過了,如果不到非不得已,他絕對不會去見そらる,說他是懦夫也好膽小鬼也罷,但是誰遇到感情...

【そらまふ】當平行線交錯時(8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abo/狗血/生子


  既然答應了幫そらる製造機會,歌詞太郎絕不會辜負他的期望,再次透過天月想要把まふ約出來,不過這次卻碰了壁。

  天月說まふ拒絕一切出遊,一是怕像上次那樣被騙,二是快要期中考了,まふ忙著準備報告和考試,沒有時間。

  得到消息後,そらる非常失望,歌詞太郎安慰他說:「你別灰心啊,離寒假還有兩個月嘛,再接再厲。」

  「你別忘了我們寒假還有個比賽,而且期末論文還沒有寫,光是事前準備和練習就夠忙了。」哪有時間去找まふ呢,尤其是在...

【そらまふ】當平行線交錯時(7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 abo/狗血/生子


  氣氛尷尬的可怕。

  天月現在正在車站陪まふ接他的母親和兒子,不過對方從昨天開始就臭臉臭到現在,他從沒看過まふ這麼生氣的樣子,想問原因但怕他又再一次爆發,只好什麼都不問。

  他現在只能期待Sou趕緊來了,不然這人的臉可能會臭上好幾天。

  大概是聽到天月的願望,まふ的母親抱著Sou從月台走來,天月看到趕緊叫了叫身旁的好友,原本まふ還正一臉不爽呢,看到寶貝兒子後心情頓時好了起來。

  Sou也看到了まふ,...

【そらまふ】當平行線交錯時(6)

  #上篇戳我

   abo/狗血/生子


  自從那一次逃跑後,まふ遇到そらる總會想辦法避開,在研究室裡即使避不開也會選離そらる最遠的位置,這怪異的舉動惹來そらる和歌詞太郎的注意。

  「你是不是做錯事了啊?」歌詞太郎拿著餅乾往嘴裡塞,邊吃邊含糊不清的說著。

  「我沒有。」

  「不然他幹嘛一直躲著你。」歌詞太郎偷偷指著在他們對角線位置上的那個人。

  「我不知道。」そらる也很疑惑,他不記得有做出什麼會讓對方討厭的事。他們最後一次說話是那...

1 / 3

© 阿瓶 | Powered by LOFTER